江苏网生活 > 滚动新闻 > 正文

0

天上“蓝月亮”,照亮人间“知识狂欢”

来源:中国江苏网   作者:王梦然 张宣 董晨 孙庆   2018-02-01 09:07:00

  历经一个半世纪的等待,2018年1月31日晚,罕见天文奇观——“超级蓝血月全食”重现东方天穹。满月、月全食、蓝月奇景和超级月亮,这些天文现象任意一种单独出现都不稀奇,但它们上一次同台争辉还是152年前,而且这一次“超级蓝血月全食”,我国大部分地区仅凭肉眼就可观测到全程。这一天,月亮不但是天空的主角,也成了公众视野中的焦点。这一天,从天文台到科技馆、从微博到朋友圈,现实与网络,全民追月同步上演,“晒月亮”成为最新时尚。

  152年的等待,

  203分钟的精彩

  距离1月31日还有一个星期时,报纸、电视等传统媒体,以及网站、客户端、微信公号、微博等新媒体已经开始热炒“超级蓝血月”这个话题。截至1月31日22时,微博话题榜前10名当中,有5个含有“月亮”,“#一起看超级月亮#”点击量2.1亿,“#超级蓝血月全食#”1.4亿,“#红月亮#”9351万,“#今晚去看月全食#”4737万。百度热搜榜,“超级蓝血月全食”的搜索指数已经突破37万。央视微博直播“天涯共此‘食’”点赞数42万……一串串“月亮数字”的背后,是大众的狂欢。

  严格说来,1月31日晚的月全食从18时51分半影月食开始到次日0时8分半影月食结束,一共5个多小时,但真正精彩的乐章则是从1月31日19时48分初亏到23时11分复圆这203分钟。

  当晚19时48分,伴随着月食进入“初亏”阶段,南京市科技馆广场掀起观月的第一个小高潮。“天空中的这一轮圆月,开始缺了一个小角,看!这个缺口正越来越大……”举着拍摄杆,南京航空航天大学金城学院大一学生李超凡通过网络直播向网友们讲解“初亏”现象。这位年轻的天文爱好者告诉记者,自己的“天文梦”起源于2003年,那一年,杨利伟和“神舟”五号震惊世人,群星闪烁的太空也就此成了李超凡的心头最好。

  “初亏”阶段的半月停驻了足足近1个小时,全过程看得很清楚。南京天文爱好者协会会员刘一波告诉记者,此次月食之所以吸引这么多人关注,和当天良好的天气条件大大降低了观测门槛有很大关系。

  从食既到生光的1小时16分是这次观测中最精彩的部分,月亮会呈现出神秘优雅的古铜色,也就是大多数观测者最为期待的“红月亮”时段。为将这“浪漫天象”分享给更多人,刘一波和十几位南京天文爱好者协会的会员,将自己的天文望远镜免费提供给大家体验。“我们一共带来了18台天文望远镜,有折反式、反射式、折射式等不同类型。有的折反式望远镜最大有效倍率能达到400倍,最远可以看到木星、火星、天王星……”

  20时52分,食既阶段到来。“月亮的脸红了!”带着小学一年级的孩子特地从江宁赶到南京科技馆的夏女士,一边指着空中“泛红”的月亮,一边对孩子解释着月全食。夏女士告诉记者,她是从南京科技馆的微信公众号中得知当天有“超级月亮”的,在她看来,最有意义的是,通过一场有趣的天象,为孩子从小树立科学观、培养科学兴趣。

  在“红月亮”持续30多分钟后,21时30分,到了太阳、地球、月亮中心离得最近的时候,也就是“食甚”阶段。22时08分,进入“生光”阶段,此后月亮走出地球本影,月全食开始逐渐消失。来自南京一中的高三学生耿培颢通过天文望远镜定格下一张唯美的“红月亮”,他告诉记者,学校天文社团有几十位同道,他就是因为爱好拍摄星空天象成了“天文粉”。

  23点11分,超级月亮终于“复圆”,南京科技馆观测点依旧人声鼎沸,各种“长枪短炮”迟迟不舍收工。天文爱好者于建峰花1天时间制作的3D打印“红月亮”,立刻成为现场“爆款”,吸引了众多市民争相合影。这一刻的月光下,浪漫的不是空中的“超级月亮”,而是眼前这些对天文执着热爱的人们。

  从“朋友圈狂欢”

  到“知识狂欢”

  这个晚上,朋友圈毫无疑问属于“超级蓝血月”,无数人的朋友圈被“超级蓝血月”刷屏,如果你不发几张“超级蓝血月”的图片,感觉就OUT了!当晚,交汇点新闻客户端推出“滚动直播|不能错过的超级蓝血月全食”,引来全省乃至全国、全世界网友的热情参与,从南京到连云港,从北京到广州,从印尼到澳大利亚到美国,无数网友发来美轮美奂的图片,通过网络又二次传播到了世界每个角落。

  这一波“追月”绝不仅仅是朋友圈赶时髦,对很多人来说,这也是一次解锁天文关卡、步入知识新殿堂的机会。相信,这一晚的月光之下,会有无数年轻的心灵被震撼,会成为天文爱好者,未来的航天人中,说不定也会有这一轮“超级蓝血月”的观众。中国现代天文事业奠基人之一的李珩,小时候就是因为喜欢数星星,才走上了天文之路。

  天文奇观引发大众追捧,这不是第一回,也不会是最后一次。仰望星空,那种神秘和辽阔是激发求知欲的最好渠道。

  1997年3月9日,日全食发生在黑龙江漠河,3000年光顾地球一次的“海尔一波普”彗星同时显现,时任新华日报科教处处长的施锦昌和摄影记者于惠通奔赴黑龙江漠河观测一线“追日”。施锦昌对记者回忆道,当时条件十分艰苦,零下30多摄氏度的低温,相机只能捂在怀里快门才不被冻住;没有互联网、遑论QQ、微信,记者要用倚马可待的效率写好稿子,才能坐小火车赶回漠河县城在唯一的传真机上及时地给后方发回报道……次日新华日报刊发的《罕见天象目击记》引起了巨大的社会反响,对于传播科学知识、普及科学理念起到了巨大的作用,获得了江苏省好新闻一等奖。

  时代进步的速度和方式是前人难以想象的, 但是对于知识的渴求并没有改变,时代在变化,知识的传播途径也需要迭代。传统媒体自然不会缺席,而从天文台的微博到中国国家地理的公众号以及网络直播这样的新媒体,在此次“超级蓝血月”到来之际,他们也利用一切机会,用“网络语言”进行着知识传播,拉近和受众的距离。其实,知识的天空并不高高在上。“全民追月”就是一次典型案例的示范。

标签:

责任编辑:丁小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