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网生活 > 滚动新闻 > 正文

0

廖昌永:要跟观众一起成长而不是迎合观众

来源:广州日报   2017-08-10 17:37:00

  廖昌永

  廖昌永

  这是一场用朗诵和歌声诠释诗词之美的音乐会。记者获悉,“风雅颂”范曾诗词艺术歌曲廖昌永独唱音乐会将于9月15日在广州大剧院歌剧厅举行。音乐会以范曾诗词作为歌词,徐沛东、赵季平、孟卫东、印青、关峡等作曲家作曲,由著名男中音歌唱家、上海音乐学院副院长廖昌永演唱。音乐会还邀请了赵忠祥、乔榛、瞿弦和、温玉娟、徐敏、广州青年艺术家杜伟等现场朗诵,广州交响乐团演奏。前晚,廖昌永在广州接受媒体专访。谈及这场音乐会,他透露,演唱方式跟唱通俗歌曲很不一样,会根据诗词的韵律而变化,让观众充分感受中国文字的语言美、韵律美。

  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莫斯其格

  做音乐会,就要做“良心产品”

  广州日报:您大概有十年没来广州做专场音乐会,这是什么原因呢?

  廖昌永:这几年一直没想好。选题没选好,心理也没准备好,如果拿半生不熟的作品给观众,对我自己和观众都不是很负责任。我一直想做良心产品,希望音乐会质量好,每做一场音乐会对观众有个交代。

  广州日报:这些年您唱西洋歌剧比较多,《风雅颂》是很中国风的歌曲。在不同风格作品中您的取舍是怎样的?

  廖昌永:歌剧是我们经常唱的,但我骨子里是很中国的。在欧洲做巡回演出时,我的每一场音乐会不少于三分之一的作品都是中国作品。我们在国外演出时,演员之间会交流,你会发现,每一个国家的音乐家都以推广自己国家的音乐作品为己任。大家在一起唱歌,除了歌剧,每个人都会唱自己国家的歌,当时给我们的感受很深。另外,我们音乐学院每次开演唱会和考试,一定是一中一外,对中国作品和民族音乐的创作,都是非常重视的。

  广州日报:这次为什么会选择把《风雅颂》带到广州来?

  廖昌永:制作《风雅颂》是一种观念的转变。以前我们做音乐会的时候觉得这是我们音乐家的事情,但是《风雅颂》是根据范曾先生的诗词来创作的,相当于命题作文来作曲。而且这个作品还需要配合范曾先生的画展、赋、散文等,观众可以充分感受到中国的语言美、韵律美。

  广州日报:这部作品曾经在北京、上海、深圳等地有过表演,这次搬到广州,有什么不一样的设计吗?

  廖昌永:曲目保持一致,但朗诵的部分会根据不同场次做一些调整。每次在不同地方演出,朗诵的艺术家会有一些变动,比如这次我们到广州来,会邀请当地的艺术家,加入当地的元素。此外交响乐团也在换,这次就是跟广交合作。

  绘画书法艺术跟音乐有很多相通之处

  广州日报:创作上您是怎么把诗词、书法、绘画和音乐融合在一起的?演唱时跟别的音乐会有什么不一样?

  廖昌永:艺术歌曲是音乐和诗歌的高度融合,它跟一般的抒情歌曲不太一样。艺术歌曲的文学性很高,音乐作品和诗词作品高度融合,写这样的作品的时候,我们的音乐、配器、和声变化,都要跟语言和意境非常贴切,很讲究。唱这样的作品,我们就不可以很随意。演唱者要了解意境、音色变化、强弱对比、缓急等,要根据诗词的韵律而变化。所以为什么我们愿意跟乐团一起唱,面对不同观众、不同心境,音乐是由心而动的。我在广州唱和北京唱,可能会稍微不同,因为当时的情绪不一样,见到的观众不一样,这是音乐的奇妙之处。

  广州日报:听说您现在也是一位丹青高手,演唱中怎么抒发书画情怀?

  廖昌永:丹青高手不敢当,我是业余的。学习过程中,我发现书画学习对我的音乐艺术是有帮助的。绘画书法艺术跟音乐有很多相通之处,都讲究线条,讲究墨分五色。音乐是音与音的连接,绘画是点与点的连接。音乐的轻重缓急,就跟画画的远近阴阳很相似。包括古法用笔,就跟音乐讲究气息一样。学习了绘画之后,我觉得歌唱会有画面感,唱着唱着画面就出来了。

  新专辑唱的全是女声作品

  广州日报:听说您在筹备自己的最新专辑,计划做怎样的作品?

  廖昌永:新专辑要向经典致敬,争取在9月推出。这张专辑是大反串,唱的全是女声作品,比如《天路》《远情》等。

  广州日报:为什么会想到反串?

  廖昌永:西洋作品几百年来无数人来唱,只要是歌曲,男的女的都在唱,但我们的作品好像就是约定俗成的,这是女声就只有女歌手唱,这种表现方式比较单一。这些年很多人批评民歌“千人一面”,其实是欣赏习惯的问题。包括观众,只要你跟原唱不一样就不接受。但这种方式对于音乐作品的传唱来讲就太单一了,对演唱者来说,每个人对歌曲都有不同的理解、不同的诠释,所以我特地选了一些反差极大的歌曲,民族的、女声的、美声的,用男中音来唱。从声音上、从歌曲的诠释上、从配器上,都有不一样,给观众更多的欣赏机会。

  广州日报:但您也说,这是观众欣赏习惯,他们可能不一定接受新的变化。

  廖昌永:机会多了,观众或许就会接受。而且,这个尝试的建立基础是每个音乐家在做自己音乐作品的时候,一定是用心做的。配器,是不是跟以前不一样;音乐风格,是不是能够坚守——比如唱西北民歌,就不能唱成东北风格。坚持风格的同时,我们要加入个人情感、对作品的理解。跟原唱相比,我的吐字、歌唱习惯可能都不一样。观众在听的时候,慢慢也会有自己的理解——我们要培养跟观众一起的共同成长,而不是迎合他们的审美。

标签:

责任编辑:丁小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