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网生活 > 滚动新闻 > 正文

0

Met Gala红毯热闹一时 它背后藏着什么金钱利益

来源:人民网   2017-05-04 08:52:54
每年五月举办的MetGala,如同一个自动吸取媒体版面的旋涡——当时尚、娱乐类媒体在为争奇斗艳的红毯大片拼速度的同时,另外一部分时尚评论家和财经媒体则暗自估算晚会主席AnnaWintour今年能够募到多少钱。MetGala的全名为“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慈善舞会”(MetropolitanMuseumofArtCostumeInstituteBenefit),于五月的第一个周一举行,旨在为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的服装馆募集资金。

  每年五月举办的Met Gala,如同一个自动吸取媒体版面的旋涡——当时尚、娱乐类媒体在为争奇斗艳的红毯大片拼速度的同时,另外一部分时尚评论家和财经媒体则暗自估算晚会主席Anna Wintour今年能够募到多少钱。

  Met Gala的全名为“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慈善舞会”(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Costume Institute Benefit),于五月的第一个周一举行,旨在为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的服装馆募集资金。去年上映的纪录片《五月的第一个周一》说的便是这场时尚盛宴的背后故事。

  备受媒体瞩目的Met Gala标志着服装馆主题展正式开幕。今年主题定为“Rei Kawakubo/Comme des Gar ons: Art of The In-Between”(川久保玲/Comme des Gar ons:居于其间的艺术)。这是继1983年的圣罗兰Yves Saint Laurent回顾展之后,首度以在世设计师及其品牌为题所举办的展览。

  而Met Gala的非官方释义更能显示其重要程度:“年度派队”、“东海岸奥斯卡”……时事评论员Paul Wilmot则直白地管它叫做“ATM提款机”。去年,以“手工X机械:科技时代的时尚”为主题的Met Gala慈善晚宴通过售卖入场门票共计筹得1350万美元。核算下来,每位嘉宾手中的票子至少价值3万美元。

  回到1960年,Met Gala慈善晚宴门票才卖100美元,算上通货膨胀相当于现在的830美元,但仍只有当前票价的36分之一。即便时光快进到1995年,前任晚会主席、社交名流Pat Buckley将位子传给Vogue杂志主编Anna Wintour时,门票不过1000美元。

  在那之后,晚宴名单越来越长,票价也像坐上云霄飞车那样一路疯涨。

  门票虽高,但不是有钱佬都能买到,也并非人人都需要亲自买单。Met Gala大部分门票是由品牌出资购入的,而且不仅局限于时尚产业——就拿今年赞助商名单来说,撇开Valentino、H&M、Farfetch等时装业企业,还有苹果和华纳兄弟的身影。

  “但凡想要吸引为流行文化代言的品牌,挤破头都希望获得入场资格。”市场调研机构Intercept Group总裁Andrew Au接受《福布斯》采访时说道。晚宴过程中的演出——例如今年身为联合主席出场的“水果姐”Katy Perry不光和Pharrell Williams搭档主持,还带来现场表演——令它成为了流行文化聚集地。

  据美国娱乐八卦媒体Page Six报道,雅虎为了拿下2015年慈善晚宴上的两桌席位,总共掏出300万美元。广告媒体Adweek则称品牌方往往是通过Vogue获得Met Gala席位:“2015、16年的赞助商苹果公司在2015年3月刊刊登了12页广告,价格预计在220万美元。”

  这就是为什么受邀出席慈善晚宴的明星身着品牌服装,并且通常手挽设计师一道步上红毯。经过“镜花水月”、“手工 x 机械”两轮命题作文的打击,大部分参加慈善晚宴的明星今年选择和品牌一起放飞自我,认真向川久保玲致敬的嘉宾屈指可数——只有Rihanna在内的凤毛麟角几位名人身穿COMME des GAR ONS出席。

  不同于纯商业操作的明星营销,Met Gala对于品牌而言更像是场公关宣传,凸显它在慈善领域所做的贡献,塑造正面形象,并将那些几乎不会流入零售市场的“秀款”穿戴在名人身上,以此进一步宣扬自己的定位和价值——比如,Rihanna两年前身上穿的那件出自郭培之手的高定龙袍。

  晚宴女主人Anna Wintour不单单决定着门票花落谁手,就连各大品牌邀请名单都需要知会她和Vogue杂志。《纽约时报》时装编辑Vanessa Friedman曾经在一篇报道里写说:“2012年,Vogue建议Valentino考虑邀请年轻女演员Lily Collins和Brit Marling,品牌照做了。”此外,Anna Wintour也会邀请一些崭露头角、负担不起门票费用的新近设计师,零散落座于晚会的各个角落。

  Vanessa Friedman为这篇文章取名为《它虽然名叫Met Gala,实际却是Anna Wintour的个人派对》(It’s Called the Met Gala, but It’s Definitely Anna Wintour’s Party)。因为Met Gala不仅给大都会博物馆带来巨大利益,也使Anna Wintour的“时尚界最有影响力的人”的地位更加稳固,从而对Vogue大有裨益——几乎每位Met Gala主持人都曾上过Vogue封面。

  说她霸道也好,公器私用也好,谁叫她二十年来为服装部募集了超过1.75亿美元呢?

  况且美国总统特朗普最近宣布削减对艺术家以及公共文化基金的资助,纽约大都会博物馆不久前还被《纽约时报》爆出财政赤字,博物馆馆长Thomas P. Campbell宣布辞职。逆势之下,服装馆更是离不开这位“赚钱能手”了。

标签:Gala,红毯,1983年,Adweek,Wintour,门票,纽约时报,Vogue,福布斯,水果姐

责任编辑:中江网编辑